Mr. Choco

一只屯茄冰粮的兔子

【茄冰】1010011010(二)

(9)
实验室还真的走得没人了。

Kaito侧身坐上实验台,偏头看着身边学弟正忙着拔插导线的手。

他的手很好看,手指干净修长,却又一看就是属于男性的线条硬朗骨节分明。

不知道被那双手抓住是什么感觉。

Kaito想着向后仰身,下一秒就被Gakupo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胳膊拉了回来——

“小心点,后面电源全通着电。”

感觉到他还在往后靠,Gakupo抓着他胳膊的手一用力直接把他扯到了自己面前,压低声线沉沉喊了一声:“学长。”

Kaito这才仰起头看他,距离近得快要贴上去。

“其实我从刚才就一直想问学长一点事情,”男生低声和他说话,磁性的嗓音好听得要命,“但是我想学长可能不好意思和我这种后辈讲。”

Kaito望着他,忽然微眯起双眸笑了:“问吧。”

那时男生更加压低了声音——

“我想知道,学长你是怎么在没有运放的电路里把耐压那么高的镇流器烧穿的?”

“……”

“学长?”

“别问了我真的超不好意思和你这种后辈讲的。”

(10)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他应付不来的人。

难得。

Yuma侧目看着在桌子上趴了有一会的Kaito。

“行了行了,你也别在那怀疑自我了,”Yuma忍不住开口,“你软件条件再好,他可能也就是觉得你俩硬件不匹配。”

被以为在自我嫌恶的Kaito这时抱着一沓刚数好的小本本从桌下抬头:“什么硬件?”

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的Yuma挑眉看他手里的东西:“学校这是又发什么没用的手册了?”

“啊,是啊,非常没用了,”Kaito翻了翻手里的小册子,“正确对待大学生同居……学校可能以为当代大学生的生活是多么的丰富多彩吧。”

“说实话我觉得现在同居这个词都被用得不好了,明明就是说住在一起,现在一提却全是那个意思。”

“那你还想用什么词?”

后来在这人第三次说出大学生交配这个词的时候Kaito终于求他使用同居。

(11)
“我们就回不去了吗?”

“已经这样了,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不要说了,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有不对。”

“可是我们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啊。”

“因为你没带钥匙还不给我说一声。”Yuma生无可恋地仰头靠在那回不去的宿舍的门上。

后来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是等来给宿舍开门的不是舍友而是碰巧过来抽查违禁电器的几位哥们。

虽然被一如既往上来就搜床底的那几位翻出来的不是什么太违禁的东西。

“我说哥你真是厉害了,睡上铺东西还能漏到床底下去,来来来快把你小黄书藏好了。”

“就这么断定是我的?那也是他的床底好吗?”Yuma说着转头看向旁边的Kaito。

拿着书的哥们抬手给他翻开一页,上面赫然一排穿着暴露的性感女郎。

Yuma的目光僵直地从Kaito身上挪回来。

行吧。

虽然还真是他的。

(12)
有一次在聚会的时候被几个女生问怎么看一个男生脾气好不好。

“看他打游戏的时候,”Kaito那时笑着和她们说话,“一个男生要是连打游戏的时候都不骂人,那他脾气就是真的好。”

女生们就笑着说那他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那时就站在旁边听着的Yuma默不作声地喝了口茶——

是,他脾气是真好,他打游戏一般都是被骂的那个。

单人模式暂且不说,但是组队模式他永远是队里活到最后的那个。

因为总能用一些匪夷所思的方式坑死队友。

后来有次在实验室几个男生眼神一对就心领神会各自点开游戏准备组队。

那时Kaito抬头对着几个看到他就不禁呼吸一滞的哥们摆摆手:“别紧张,我没在打游戏。”

看着放下手机后视线就一直落在对面那学弟身上的Kaito,Yuma忽然拿起他的手机塞回他手里:“拿着,我帮你一回。”

(13)
“前几天组队的时候我没在,不过听说学弟打游戏挺厉害的,”Yuma拉了椅子坐到他对面,“这样,你要是能把你那位学长给带上第一,我们整个实验室请你吃饭。”

几个突然就被连带上要请人吃饭的男生毫无反对意见。

反正不可能。

Gakupo这时悠悠抬了头看他:“这么简单?”

这就有点嚣张了。

“那你要是带不上去的话,你可要请整个实验室吃饭。”

看着他一脸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Yuma才转头小声说Kaito:“我觉得他可能还不知道你的厉害。”

“既然只要带上第一就行的话,”Gakupo说着看他们,“几位学长介意开一局单人吗?”

那时Kaito又小声说了回去:“你看,他还是知道的,上来就不开组队。”

(14)
……

“虽然被他带我是挺开心的,但是我有点不明白我们现在在干什么。”

“我他妈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我他妈没有枪啊!啊卧槽那里有人!!”

“说真的,我不清楚他在想什么,没听说过单人模式还能带人的。”

“谁知道他这是什么瞎几把操作?!啊!卧槽!谁啊?!他妈的谁敢打老子?!!”

“……我这有止血包你要不要?”

“靠!站住!你别过来!你过来我他妈死得更快!!”

Fine.

反正也没有队友设定。

眼看着毒圈还没怎么开始缩,Gakupo就已经清了随机匹配的陌生对手,接着端枪就开始扫实验室这几个人。

旁边Yuma在最后一声卧槽后就闭了嘴再没说话,好久不见身边有人的Kaito这时听见传来的脚步声,他刚要举枪瞄准,耳机里外却同时传来熟悉的声音——

“别怕,”Gakupo拿着手机靠在他旁边的桌子上和他说话,“是我。”

完全没明白他套路的Kaito抬头看他,却看见他一划屏幕游戏里直接扔给他一把S686——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Gakupo看向他,“可以了,学长,杀了我吧。”

(15)
还真的给他带上第一了。

Yuma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在那“不行我不能杀你”“没关系学长开枪吧”“你要我怎么忍心下手”

他想如果自己还活着一定给他俩一人一枪。

后来整个实验室的人都觉得那天可能是他们这辈子打的最神奇的一次游戏。

以及在他们以为有Gakupo这位大佬带组队绝对稳的时候,才降落没多久的Gakupo正点着屏幕的手突然就一僵。

几人不约而同抬头看向Kaito。

能把他都坑死,你是真的厉害。

而那时Gakupo在临死的前一秒抬手对着旁边同样残血的Kaito直接开了一枪。

当即用眼神给了他一个赞的Yuma:好样的兄弟你解决了我们最大的敌人。

事后拿着还显示着组队排名第一的手机的Gakupo认真地和他的学长解释:

是这样的学长,我当时已经不能再保护你了,但是如果那时再突然来了人,我实在不能看着学长被敌人凌辱。

学长抬头看着他,笑得心累。

(16)
他再下一次和他那小学弟独处的时候,已经到了两星期后的一次外出。

又是偶遇。

又是下雨。

Kaito看向一边同样在车站牌下躲雨的学弟,笑了笑:“这次一把伞都没带?”

Gakupo低低嗯了一声,面无表情地漠漠看着眼前雨帘,几滴雨水沿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流了下来。

长得好看的人就是淋了雨也好看。

就是这么个道理。

其实如果时间倒退两个星期,他可能还挺享受这样雨中两人独处的,毕竟两个星期前,还没有这么冷。

Kaito抱着自己的胳膊摩擦了几下,刚一转头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靠过来的Gakupo也正看着他。

吸水贴在身上的衬衫勾出肌肉线条的轮廓,不知怎么扯开大半的领口露出结实的胸膛,那位学弟就这么单手撩开濡湿的额发眯起眼睛俯视着他。

Kaito浅浅吸了口气,自觉挪远了一点。

不是怕他会干出些什么,是怕自己会干出些什么。

不过也是作为学长普遍容易出现的一个习惯性认知错误——

总把学弟想得太过单纯。

而那时刚刚背过身的Kaito只觉得胳膊上温热地一紧,就已经被那只大手抓住了手臂。

====================

未完待续(´・ᆺ・`)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