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Choco

一只屯茄冰粮的兔子

【茄冰】1010011010(三)

(17)
“重新上电试试,不行就换个串口再……卧槽,”正和同学讲了一半的Yuma抬头看向门口,“你看起来像是被蹂躏过一样。”

“好可惜没有。”全身上下被雨水浸透的Kaito进了屋就直接走向卫浴,推开门的手臂有点发抖,被湿透的碎发遮住的一双眼眸完全失了神。

“说真的,你现在仿佛一个被强暴了的少女,”深谙他戏多的Yuma这时拍了拍还转着头的同学,“别看他了看电脑!串口检测到了!快烧录!”

半个小时后听着身后窸窸窣窣换衣服的声音,Yuma头也不抬地继续写程序:“正常了?说句话看看?”

Kaito端着水杯站到他身后,看着正编程的他悠悠开口:“写bug呢?”

“你再这样我就要蹂躏你了。”Yuma啪地敲下一个分号回头白了他一眼,心说这家伙果然什么事没有就是雨太大冻着了。

“你知不知道,其实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Kaito低头看着他屏幕上显示的error。

“那是什么?”

“是你亲手制造的bug就在你眼前,你却怎么都找不到她。”

就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Kaito直接伸手指着屏幕上一行:“这里,中断标志位没有清零。”

“你给我回来,”那时Yuma一把抓住刚转身要走的他,“你真的挺不对劲。”

(18)
当然不对劲。

他一个搞硬件的。

怎么懂软件了?!

不过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谁,更何况这个原来对科研一点都不感兴趣的人现在出现在实验室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高了。

虽然今天难得没来。

Yuma轻轻吹了吹板子上熔锡冒出的烟气,回头看了眼同样难得除了科研还会问他其他事情的Gakupo。

“你说Kaito?确实都挺高兴他能过来的,毕竟我们这做硬件的人不多,”Yuma说着抽了张图纸过来,“他画板子是真挺厉害的,大一的时候实验室就有好几个学长想要他来着。”

“可能他就是想与世无争吧,虽然谁能想到这人不久前还是办公室部长——你刚入学可能还不知道。”Yuma见他没回话就直接讲了下去。

“虽然这话不该和新生说,但是办公室确实是学生会水最深的部门,”Yuma说到这一顿,“但他后来就是当上了部长,怎么说,听说在办公室那群老狐狸眼里还是挺可怕的一个人。”

“后来没多久他就退学生会了,想想也是,要是我也不愿意待在办公室那种地方,”自觉说多了的Yuma这时摆了摆手,“啊不过他现在挺天然无害的,随意相处就是了。”

谁知道啊这人。

总是在笑的人很容易给人城府很深的感觉的。

听他说完的Gakupo接着就低头继续敲键盘了。

Yuma觉得自己像看错了似的,他就看着那个平时连个表情都没有的学弟那时笑了笑。

(19)
戴着无框圆眼镜的男生扯了扯口罩,侧身靠在舞蹈社排演的台下,一身黑色紧身牛仔裤和长款卫衣衬得身材愈发挺拔修长。

接着就被身后过来的学姐拍了一下:“怎么了这个小可爱,想什么呢这么不开心?”

“啊,社长,”Kaito勾下口罩回头笑了笑,“没什么,小事罢了。”

“啊啊我懂我懂,那天下雨还看见你俩了,”学姐笑得别有深意,“没干点什么?”

“就是因为什么都没干才不开心啊。”感觉快到自己上台的Kaito一撑身站直起来,比旁边已经不算矮的学姐生生高出一大截。

看着她欲问的眼神,Kaito直接指了指那边的副社长他们:“那几位要求表演穿内增高上台,说什么显腿长视觉效果好。”

“你腿已经很长了这位小哥哥,”学姐笑了笑,“说起来一会你要提前离场吗?我可以帮你先登记一下。”

“不麻烦了真的,我今天就不去找他了,”知道她什么意思的Kaito果断摆了摆手,“我觉得我现在,可能比他还高。”

变了不少啊这小家伙,不过现在这样挺可爱就是了。看着他上台的学姐想着,不禁笑了。

希望那人也能尽快发现他的可爱之处吧。

(20)
“Yuuma,看这边一下。”

“咱俩宿舍天天见面的,你一定要这一会吗?”偶尔和他上同一节专业课的Yuma回头看他。

“没办法啊,最近比赛好多人都离校了,”Kaito单手撑着脸看他,“虽然知道是你,但脸是真的挺好看的。”

“你到底是寂寞到什么地步了才会看我的脸,”Yuma回头刚要继续打游戏就听见上课铃响,不禁啧了一声,“这就上课了,我才刚开一局新的,怎么也要二十分钟才能打完啊。”

“没事,不要太小看自己了,相信自己几分钟就可以死。”

还真的。

看着打到一半突然蹦出的消息弹窗,Yuma甚至感受到了一丝心灵的宁静。

“怎么了?”后桌的Kaito注意到他。

“广播站那边有事要我过去……可我现在上课啊!”Yuma说着回头看他,“对了,你们几个上次是怎么在老师眼皮底下逃课的?”

“那我可就告诉你,”Kaito一笑,压低了声音,“只要你逃逸的速度快于老师目光传递的速度,他就看不到你。”

……

还挺有道理。

(21)
不知道最近怎么突然开始统计大家的生日了,也可能是班里都打算给大家什么生日惊喜吧。

Yuma不由想起了去年自己生日的时候宿舍这几人给他的惊喜。

他忘不了那个晚上,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几个舍友同时望向他,带着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

“让我们祝贺我们这位朋友,

他保持了十九年的处男之身,

终于在今晚

——

变成了二十年。”

Yuma一脸冷漠地看着四个笑到打鸣的舍友身后正举着手机录像的Kaito:“这傻了四个你不管管?”

“那我能为你做些什么?”Kaito从手机后面偏头一笑,“让你一夜之间不再被嘲笑?”

“够了你也别说话了。”

(22)
然后今年的这人现在显然没有心情再调戏别人了。

“他的生日在暑假啊,我见不到他啊。”Kaito按着笔看着手中的表格。

“没事没事,你乐观想想,”Yuma拍了拍他,轻笑一声,“你的生日偶尔也在寒假,他可能也见不到你。”

回头看他的Kaito笑得相当友好。

后来到了下一年情人节的时候,虽然这天对为数众多的理工单身狗来说毫无意义。

那天晚上Yuma看着抱着一个精致小盒子回来的Kaito:“你那小学弟送你礼物了?”

“对啊,情人节礼物。”Kaito笑着进了屋,一双眼眸里满满都是开心。

“那个,我说……”

“不要说。”

“不是,我觉得……”

“我知道。”

欺骗一下自己还不行吗?

Kaito想着刚刚在宿舍楼下等他为了把这个给他的那人,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要是那人送他礼物的时候不知道今天是他生日的话就好了。

(23)
“这群人也真是,上来就逮着学弟使劲劝酒,你看那几个大一的都给灌成什么样了,”Yuma说着揉了揉太阳穴,“不行,我都有点晕了。”

“没办法,大四的一回来你也是学弟啊,”Kaito笑着给他递过外套,“下次酒再推不了记得叫我,我帮你推。”

Yuma回头看了看明明酒量小得不行现在却清清爽爽一点事没有的他。

推酒技能简直满格的这人,真不愧是曾经学生会办公室置顶风云的人物。

“我们还得等会才能走,你先送你那小学弟回去吧,我看就他醉得最厉害了,”Yuma拿了外套笑笑,“才大一就拿奖,比赛回来庆功宴可不得喝得最多。”

“他这算很好的了,你忘了你大一那回,喝多了坐着和墙聊天,还夸它白。”

Yuma默默白了他一眼。

其实他觉得那两人一起回去的话,比起Kaito更应该被担心的是Gakupo的人身安全。

可不是。

被晚间清爽的风轻轻拂开刘海,Kaito偏头看了看身边清清冷冷一言不发的Gakupo。

本来还在想会不会是酒后话多的那种人,没想到喝醉后话更少了。

穿过宿舍后面小树林的时候,Kaito都还没想好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时竟然被他一把拉住了——

“学长,能不能麻烦先坐下歇一会,我想醒醒酒。”

熟悉的声线磁性低沉,带着一丝喝过酒后的沙哑,直直地印入他的心里。

(24)
还真是熟悉的场景。

坐在一边扶着头的Kaito不由想起那个雨天,虽然他的记忆里只剩下了那场雨是多么的冰冷。

真的。

比起期待他会做点什么还不如自己做点什么。

“学长,”在他还在想别的事时Gakupo却又突然开口,“你对我很特别。”

Kaito抬起头看他。

虽然知道这人话少,但突然这么一句还像是只说了一半的话是什么意思?

“两个意思都有,”Gakupo那时转了头看他,“对待我、对于我。”

晚间穿林的轻风吹得枝叶窸窣作响,清新的木叶气息随着风从鼻尖溜过,竟让他觉得连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一下。

一个人醉后的事,酒醒之后还会不会记得?

“离校的这几天,我就一直觉得,”Gakupo轻声说道,“很想见你。”

忽然倒下去的那一刻,Gakupo感觉到他的手扶在了自己脑后,温柔得生怕自己磕到地上。

那一刻Kaito推着他压在身后的草地上,双臂撑在他的头侧低头直接吻了上去。

那一句“我想见你”已经让他什么都顾不上了。

你要是忘记,就连同你说的那些话一并忘记。

你要是记得,就把我吻你这件事也一起记得。

他想着,不自觉笑了笑,压低身体吻得更深。

但是当感觉到那人有力的手臂忽然紧紧扣住了他的腰的时候,Kaito终于知道了玩过火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

未完待续

一点点无关紧要的身高私设
医学院那篇188×179
机电院这篇185×182
大概就是为什么这个冰能推了茄强吻(๑•̀ㅂ•́)و✧

评论(1)

热度(43)